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秦第一熊孩子 txt-第二百零六章 打發崔掌櫃展示

大秦第一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秦第一熊孩子大秦第一熊孩子
进门以后,崔景同十分谦卑的拱手一礼。
“崔掌柜不必多礼,不知今日前来,所谓何事啊?”
李斯换了身便服,端坐在主位,皮笑肉不笑的询问。
这家伙这次前来到底是干什么,他心知肚明。
可现在事情变得十分复杂,这家伙送来的钱也被他给了那些使臣,自己的小命还握在那些匈奴人的手中,根本抽不出空管他!
“唉!既然丞相大人询问,草民也不敢隐瞒,还不是为了醉仙人酒坊的事情……!”
崔景同站在屋内,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这段时间他们酒坊的生意是越来越好,就连我这种历经百年的大酒坊都要支撑不住,更别说那些刚刚起步的小酒坊了,若是再这么下去,城内不少人都要喝西北风了!”
自从上次送来一万金后,他便回府等待,日日盼着能有好消息!
然而,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这边却一丁点消息都没有,他实在是坐不住了!
在报纸上刊登的广告,唯有第一天来的人不少,可尝过酒以后,他们酒坊的名声在咸阳城内就更臭了!
什么不思进取,不知改革,一成不变,没有前途的话不绝于耳!
派人偷偷的买了醉仙人酒坊的酒让工匠酿造,可试了很多次,始终都不能成功。
也不知道那位小公子到底是怎么将酒水做的清澈如水,没有一丝杂质!
起初还有几个邻居街坊到他们酒坊买酒,为了让他看在街坊的面子上便宜一点。
而这几天也见不到人影了,估计也跑到醉仙人去了!
“某身为大秦丞相,理应为百姓着想,可最近匈奴使臣突然来到了大秦,本丞相手头的事情突然就多了不少……!”
李斯抿了口茶,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匈奴使臣刚刚来到大秦,就被小公子刁难,随后又被小公子设计,赌输了不少钱财,以后他们必定视小公子为眼中钉,崔掌柜就放心等待吧!”
“匈奴使臣造访大秦的事情外面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我们都已经收到消息,只是没想到小公子竟然敢得罪这些使臣,就不怕使臣们回去状告他们单于,引起两国战争吗?”
崔景同乃一介商人,但对国家大事也一直在关注。
一旦两国交战,对他们这些生意人的影响很大!
“所以本丞相说叫你不要担心,匈奴使臣在大秦还会逗留半个月,只要半月之期一到,他们就会北上回到草原,到时候单于必定震怒,两国交战,劳民伤财,你说陛下还会放过小公子吗?”
“对,到时候陛下一定会迁怒于小公子,他这些产业还能不能开下去可就不好说了!”
想到这,崔景同立马露出笑脸。
“没错,所以说叫你别急,醉仙人的东家是小公子,不是说倒就能倒的!”
连他这个丞相都来来回回屡次弹劾没有成功,崔景同不过就是一个普通商人,想要扳倒那小子更不可能。
“好,那草民就先回去等消息!”
“嗯!送客!”
李斯点点头,招呼下人。
……
“小公子,小公子,信件已经截下来了!”
“李斯这只老狐狸,竟然将信藏了三天才派人送出来,途中还倒了好几个人,要不是咱们眼力好,还真就错过了!”
三天后,樊哙与彭越找到小正太复命,将刚刚截获的信件递了过去。
“接信的人呢?”
李斯如此小心,将信件来回的倒手,就是怕被人发现端倪,所以小正太料想,他肯定不会让自己府上的人前往匈奴。
必定在城外还有人接应!
“已经被我们拿下了!”
樊哙喜滋滋的说道。
“好!”
小正太点点头,将信件拆开,查看里面的内容。
樊哙与彭越两个是粗人念的书不多,并没有凑上去查看信的内容,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小正太的表情。
小正太从原本的一脸正色,逐渐变成了戏虐,最后直接笑了起来!
这让两人十分懵逼!
“小公子,这信上到底说了什么?”
两人挠着脑袋,不明所以。
到底是什么样的内容,能让小公子有如此的表情变化?
“哈哈!这群匈奴的蛮夷,真是不知死活……!”
小正太坐在椅子上,摇晃着两截还没樊哙胳膊长的小腿,笑着说道:“这些人将打赌输城池的事情说成是被本公子逼迫,并且将他们强行拘禁在此,不允许他们返回匈奴!”
“除此之外,信上还描述了火炮的外形和威力,说我们大秦制造火炮就是为了攻打匈奴,建议他们单于先下手为强,趁我们不备,一举拿下咸阳城!”
信件是用他研制的纸张书写而成,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张纸。
小正太简单的将信中内容转述了一遍,脸上的笑容更甚!
“放他娘的狗臭屁,明明是他们贪心,想要从我大秦赢得城池和金钱,这才下的赌注,竟然倒打一耙,说是我们大秦逼迫?”
“匈奴那些蛮夷向来不懂什么礼义廉耻,颠倒黑白也是信手拈来!”
听完心中的内容,樊哙气的直跳脚。
樊哙的表现倒是镇定不少,却也是满脸的鄙夷!
“那些匈奴使臣这是在想办法保命!”
“若是将他们打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冒顿单于,他们的小命肯定保不住,可若是这么说,他们单于不仅不会怪罪,反倒会认为他们忠心护国,保不齐还会嘉奖呢!”
小正太嗤笑的为两人分析。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
经他提醒,两人顿时恍悟,“这群蛮夷,看起来粗枝大叶的,没想到心里竟然还藏着这么多弯弯绕!”
“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个主意应该是那位使臣头子,哈里想出来的,其他人未必能想这么多!”
小正太双腿交叠,有规律的摇晃着。
通过这两日的了解,他发现哈里就如同李斯一般,活脱脱像一只老狐狸。
而那位格斯就好比李信,有勇无谋!
其他使臣无非就是充数的,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开过口!
至尊丹王 真庸
他们犯下这么大的错,估计格斯与其他使臣已经是慌的一批,最多想出一个逃跑的办法!
而哈里这一招,直接保全了他们的性命!
“接信的人可审问过了?”
“回小公子,在回城的路上就已经审问过了!那家伙就是一个普通的信使,我们连刑都没用,稍一吓唬就什么都招了!”
彭越拱手笑道。
“都说了什么?”
“我们抓到他的时候他也是一脸懵,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直到我们问他给匈奴送过几次信时,他才明白过来……!”
“说让他送信的人他也不认识,但是给的钱多,他也就接了这个差事,这是第二次找他,谈好价格跟之前一样,一来一回二十金,可拿了钱,骑马还没走多远,就被我们给按下了!”
樊哙双手叉腰,略显得意的笑了起来。
“哼哼!李斯这老货还真是没少给!”
小正太冷笑两声。
在这个时代,一个成年人,每天能赚十文就已经不错了!
即便信使是连人带马,再加上食宿,有个十金也足够了!
之所以给这么多,肯定也是要让这信使保密的!
嫁入狼族~异种婚姻谭~
“将人给我看好了,留着以后还有用!”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