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玄幻:我能無限模擬人生笔趣-第九十一章 既然做不成朋友,那便做道侶熱推

玄幻:我能無限模擬人生
小說推薦玄幻:我能無限模擬人生玄幻:我能无限模拟人生
“你,你真是沈密?”
沈雷文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密,他寻思着沈千刃一直都比较懂事,怎么可能会结交这种朋友?
而且今天沈千刃还专门让沈雷文提前出关,想必一定是什么大事。
沈密微微一笑,一只手轻轻从脸上划过,沈密瞬间便恢复了本来的容貌。
一旁的落燕儿等人也都恢复了本来的容貌。
和女儿久别重逢,沈雷文那叫一个激动,他张开双臂,连连说道:“我的宝贝女儿,快让爸爸抱抱!”
沈密露出一抹戏谑的微笑,重新变成刚才那副模样,问道:“父亲,如果我变成了这副样子,你还要我吗?”
沈雷文直接张开双臂迎了上去,抱着沈密说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沈雷文的女儿,是我的心头肉!”
“你不知道,这两年我都想死你了!”
泪水到了沈雷文眼眶,硬生生被他憋了回去。
隱婚甜妻拐回家 小說
男儿有泪不轻弹,沈雷文是一位父亲,绝对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
沈密调侃道:“难道你不让我离开了?”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黑夜彌天
沈雷文一脸幸福的训斥道:“好你个沈密,在外面两年都学坏了,竟然和你哥哥一起来戏弄父亲。”
一旁的沈千刃问道:“父亲,那我还用去泡药浴吗?”
沈雷文面色一沉,说道:“去,必须得去,你妹妹回来竟然不告诉我,罚你泡两个月的药浴。”
“这也要罚?”
沈千刃苦笑一声,现在他可算是知道沈雷文是怎么偏心的了。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心头肉,沈千刃表示也想做沈雷文的心头肉。
沈密介绍道:“父亲,这些是我在归元剑宗的朋友,这是林尘,这是落燕儿,这是洛千尘。”
“好,好……”
沈雷文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众人连连点头。
“咦?”
沈雷文目光开始放在了林尘身上,嘀咕着:“十六岁的金身境,归元剑宗不简单呀!”
哪怕是在沈家,也只有顶尖天才能够在十六岁的年纪修炼到金身境。
沈雷文目光何其毒辣,他隐隐能够感受到林尘绝对不是像是表面上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沈千刃?”沈雷文大声叫了一声。
“在呢!”
沈千刃立马站在了沈雷文面前,随时等待着沈雷文的吩咐。
沈雷文给了沈千刃一个眼神,说道:“杀!”
沈千刃会意,拿出一把剑,也不问沈雷文为什么要对林尘出手,直接便冲着林尘杀了过去。
林尘仓促之间迎战,加上沈千刃已经是一位无限接近神火境的强者,明知道不敌,林尘也要奋力抵抗到底。
“你们是要干什么?”
落燕儿可算是被吓到了,连忙就要去帮林尘,可却被沈雷文给拦住了。
沈雷文挡在落燕儿面前,一脸凶狠的说道:“沈密回来的消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所以你们都得死!”
“砰!”
“砰!”
两把剑不断碰撞在一起,林尘节节败退。
感受到沈千刃身上的杀意,林尘直接就是一招剑一刺了过去。
猝不及防之下,沈千刃竟然直接被刺破了一个衣角。
“小子,找死!”
限量愛妻 語瓷
沈千刃用剑身直接砸向了林尘。
“砰!”
林尘想用长红剑抵挡,可沈千刃的力道实在是太大,直接就将他拍飞了出去。
“砰!”
又是一声巨响,林尘重重的摔在地上。
沈雷文满意的点了点头,冲着沈千刃招了招手说道:“停下吧!”
林尘一脸不解的看着沈雷文,用虚弱的声音质问道:“前辈,我们未曾得罪您,为何要对我下死手?”
“哈哈哈……”
沈雷文大笑,解释道:“年轻人,我并不是要对你下死手,而是在试探你的实力!”
“不错,能够以金身境一重的实力差点伤到无限接近于神火境的沈千刃,并且还在他手下足足坚持了十几招。”
“你很强!”
沈千刃作为沈雷文唯一的儿子,在培养他上面可谓花费了大量的心血。
如今的沈千刃不过二十六的年级就已经无限接近于神火境,此生有希望接触到更强大的境界。
沈雷文也一直以沈千刃为骄傲。
三十多岁当妈的我也可以吗?
可如今的沈沈千刃在林尘面前不禁有些黯然失色。
林尘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擦掉嘴角的鲜血,愤怒的说道:“您是沈密的父亲,我尊重您,可您这么样未免有些太不尊重人了吧?”
“年轻人,有个性,我喜欢!”
看到林尘气愤的样子,沈雷文反而很高兴,冲着林尘竖起一根大拇指说道:“年轻人,很有个性,我喜欢!”
“沈密以后在归元剑宗就靠你照顾了!”
林尘冷冷的看着沈雷文,沉声说道:“你们沈家未免也太不尊重人了?”
“沈密,我林尘不配做你的朋友,以后我们即是陌生人!”
说着林尘便转身要向着外面走去,方才拿的玄茶也全部都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沈密连忙站在林尘面前,伸出双手拦着林尘说道:“林尘,我一定会让父亲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相信我,给我一刻钟的时间!”
毕竟沈密是楚婧月的弟子,而且林尘是真的将沈密当成了朋友。
索性就给沈密一刻钟,看看她究竟怎么让沈雷文给是自己一个解释。
沈密一脸失望的看着沈雷文,说道:“父亲,女儿离开沈家这两年的确给你们带来了很多麻烦,可我的朋友没有做错什么。”
“如果你想将女儿送出去的话,只要您开口,一句话,女儿绝对不反抗。”
“请您跟我的朋友道歉!”
沈雷文瞥了沈密一眼,又气又爱的说道:“你这丫头,还是曲解了父亲的意思。”
“既然他不愿和你做朋友,那便做道侣吧!”
“至于你说的解释,父亲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沈密瞬间从脸红到了脖子根,低着头娇斥道:“父亲,您说什么呢?”
沈雷文微微一笑,厉声说道:“小子,你也不服气,我见你刚刚用处了无字剑谱第一卷剑一,如果我能给你无字剑谱第二卷,你可愿护沈密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