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夢喚仙緣 愛下-第70章、桃花潭水熱推

夢喚仙緣
小說推薦夢喚仙緣梦唤仙缘
“嘻嘻!我没说错吧?劝你,你又不听,这下好了,终于吃到苦头了吧?“胖娃娃眼望着手捂着肚子的陆玄,嘴角上翘,甚是有些得意。但听到陆玄,有一搭无一搭的吸气嘬牙声,觉得他又有些可怜,心中过意不去,忙又再次开口:“你肚子难受,我劝你还是溜达溜达比较好?
我昨天咬了一口弯瓜,便是整整的溜达一整天呢?”胖嘟嘟的娃娃,站在陆玄身边,不住的给出着主意。
“嗯!你说的对。”慢慢的提臀:“不成、不成呢?这肚子实是闹腾的厉害:“噗、噗噗!”后门大开,臭气熏天。
“嘻嘻!不好意思,朋友离得远些,省得熏到你!”陆玄腼腆的笑了笑。
“哦!臭些俺倒是不怕。只是,此处没有郎中,却,却甚是让人起急?”胖嘟嘟的娃娃,不住的扭转着身体,一副着急的神情。
“兴许,愣一小会儿,便、便会过去了?这瓜,又、又没有吃多少?”陆玄左手掐着腰 ,挥着右手,忙解释劝说。
”奇怪?吃了这瓜,左腋下好像疼痛减弱了,像虫爬,甚是怪异,一抽一抽的。
按理说,这红红的小弯瓜就咬了两口,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药力吧?”陆玄一脑门的虚汗,眉头聚成了疙瘩。
“哎!我差点忘了,我身上有一颗圆丹,要不你含会,兴许能止止痛?”胖嘟嘟的娃娃,说着话,忽然俯下身体,对着陆玄的嘴:“噗!”的吐出一圆圆珠子,直送入陆玄口中。
“你、什么东西?”话没说完,圆滚滚的东西,随着说话的喉结滚动,竟咕噜的一下,咽到肚中。
“嗯、呢!坏了,恐怕无法还你了?”
“为何?”胖娃娃两手叉着小腰,俯身追问?
“到肚里了呗!”听此话,胖娃娃的小脸顿时刷白:“你、你,哎!说你什么好,本是见你可怜,你,你却吞吃了我的珠子?这下完了?”话落,一脸失望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林泉隐士 小说
“别、别怕?我会还你的?说!那珠子长什么样?可否能用别的东西替代?”陆玄手掐着左腋慢慢直起身,终于感觉闯了祸。心中愧疚,忙安慰着,说着宽心的话。
“没用的?那珠子是无法替代的!呜、呜呜……”胖娃娃坐在地上,眼泪直流,无论陆玄如何劝说,终是不起作用。
“哎!这下好了,这屁股,可如何擦?阴魂的事,刚刚解决,这又摊上了吞吃人家珠子的事儿。
烦心事,一件接着一件,我、我真是倒霉到家了!”陆玄懊恼的又再次蹲在地上,烦心到了极致,眼望着地上哭泣的娃娃,一筹莫展。
时间就这样的延续,一炷香的时间,二炷香的时间,三炷香的时间,二个娃娃仍这样的僵持着……。
潭水依然的平静,落水的少年身体依然仰卧着,团缩着双腿。
潭底的巨龟,此时也不和潭底的懒人玩耍。而是躲到一边,距少年五尺外待歇,缩着头和四肢,只露着一个硕大的龟壳,呈现在谭底。
突然,潭底仰首的少年,团曲的两条腿慢慢伸直,嘴意外的张了张:“呼啦!”一口潭水入口,“咳!”又是一口潭水喷岀,少年被水呛的睁开眼。
但眼睛睁开的刹那间,便感觉到五官的不适,本能的慢慢爬起,坐直了身体。
闭气,调动浑身的真气,想以此来抵制潭水的侵袭。
说来也怪,丹田中的真气,竟然隐隐约约有了一丝能调动的迹象。少年直了直上身,脸上划过一丝笑容。
时间不断的延续,气海中的真气,慢慢的调动,聚集、流动旋转起来。
旋转的气团逐步增强,洗刷着浑身的经络。身周围的潭水,慢慢被排挤岀体外三尺。强大的真气旋流,逐步演化成一道透明流动的光幕墙。其甚是霸道,死死的把潭水与陆玄身体隔开。
陆玄坐在光幕墙内,脸色慢慢的,由苍白转向红润。
“嗯?”一丝异感,终引起了少年的注意。皱起眉头,驱动神识,扫向了腹部。
原来肚中,有一杏核大小的青色圆珠,其正在被一股无形的气流包裹着,在不停的旋转。随着时间的延续, 青珠携带的光泽慢慢的隐退。见此,陆玄忙驱动真气:“噗!”一颗杏核大小的珠子,从口中吐出,其虽然光泽暗淡,但仍散发着特有的芳香。
珠子悬浮在眼前,耀眼的旋转着。眼前的怪异,审视揣摩一通之后,忙展开神识,环顾了一下水中的区域。
“哗!”潭水泛滥,水波荡漾,水中的生物顿时骚乱起来,其体型稍大的鱼类,更是横冲直撞,其搅动潭水的程度,完全不雅于水中大形霸主食物的争抢,地位的拼杀。
“哦!对不起?俺不是有意的惊扰各位。”陆玄尴尬的笑了笑,赶忙收回神识。
此时才发现,距身边五尺远的巨龟,有些异样。
伸手入怀,取下一片九叶还魂草花的花瓣,挥臂轻抛,其花瓣真撞向悬浮的青珠:“唰!”二者相抱,旋转着,徐徐射向潭底丈远处倦歇着懒惰的老龟。
老龟,头和肢体整个蜷缩在龟壳内,其外表,根本不像是一个活着的水潭霸主。其懒惰的就像是位年迈的老人,被岁月磨光了年华,以进入到垂死之年。
但九叶还魂草花苞的花瓣儿与青珠,临近身体的刹那,异象终是引起了它的注意。
缓慢的伸出头,张开硕大的大嘴:“唰!”水纹晃动,青珠、花瓣,即刻失去了踪影。而老龟的整个头又重新慢慢缩入体内,又如先前般,继续静静的,待歇在潭底。
又一片花瓣儿,送入了少年口中:“咦!这,这难道是我曾经食过的小弯瓜?”陆玄花瓣入口的刹那,忽然发现脚前尺远如红玛瑙般的小弯瓜。
其长度,有成人手指大小,形状,就似乡下人种的黄瓜。
但其整体殷红,带有光泽,瓜顶部,咬食短缺处,正露现着,洁白清香的珠液,闻之,怡神醒脑,让人兴奋,陆玄见其动心。弯腰伸手,竟一下抓到手里:“唰!”不加迟疑的舔了一口。
“哎!真是作死的节奏,梦中疼的不死不活的,难道竟然忘了?”可入口清甜,滋味美的不行,又受不住诱惑:“嗯呢!刚才意识模糊中,都、都没毒倒我?现在意识恢复,真气能够调动,想来再吃起来应该不会有问题。”想到此,毫不犹豫的又来了一小口:“好甜呢!这是世上最好吃的瓜了!”兴奋的望了弯瓜一眼:“嘻嘻!不能再吃了,我前后的几口,已经下去了一多半了,再吃,恐怕便要咬到手指头了?”意犹未尽,便巡视起瓜的出处来。
原来,结下弯瓜的是一水生植物。它长在,自已头顶三尺处的潭壁岩石缝隙中。其藤蔓通体碧绿,但却只有两条外伸的躯干,没有叶子。
躯干扁而平,有节,节与节之间相继三、四寸。节儿周围长有一圈透明的尖刺,刺长寸许,红弯果长在躯干的顶端。
此生植物,二条躯干各接一果。其靠近自己躯干上的那个小瓜,基本已被自己挥霍完。而另外一条藤蔓上的,红色小瓜,顶部也有寸许,被啃食过。想来应是那个胖娃娃所说的,是它自己,老龟的杰作。
梦里阑珊
留意完,瓜的出处。又望向自己手中剩余寸许长的弯瓜,撇了撇嘴:“嗯!做人不能太贪心!不能再这样的挥霍了,这种东西世间稀少,生长的不易,吃了半根,便已经是莫大的福气了。
所谓有缘者得之,我只是碰巧了,落到了水潭中 ,赶上了个口福。
那潭中的老龟,不知守护了多少年?我已经欠它多多,情分已不能弥补,哪能再灭着良心,独自占有。”说完,又看了看手中吃剩下的寸许弯瓜:“这些,也不能再吃了,那个阴环,精神萎靡,好像得了什么怪病。这个东西提神醒脑,应该拿回点,让他长长精神。”想到此,小心翼翼的把吃剩下的半节瓜,收纳起来。
扬头看了眼,深蓝的潭水,下意识的摸了摸左腹之处:“嗯!伤处还有些疼,肉还没有长好,想来在这潭底,还得静养一段时间。如今也不知大头与燕儿他(她)们现在怎样了?”想到此,两眼直直的对着对面的潭壁,发了一会儿神:“哎!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音落,便再次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