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第二百四十三章 誰是你老婆?展示

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
小說推薦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病娇哥哥追我八条街后把我宠哭了
宴景城很明显的感受到了怀里人对自己的依恋,不由愣了愣,怀疑自己的感官是否是出了错。
可随着两人拥抱的时间变长,他那颗沉到谷底的心脏又一点点的飘了上来,漆黑幽深的眼眸里仿佛被镀上了一层光芒。
他悄悄的收紧了手臂,默默将夏寻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抹别样意味的笑容。
是她主动送上门来的。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他不放手了。
高大俊朗的男人,像是一条“疯狗”,只要得到了一点点的回应,就会永远将自己看中的“食物”叼在嘴里。
可他的脖子上,却戴着一条名为爱的锁链,锁链的另一端,在“食物”的手中。
两人就这样默默的拥抱了一会儿,分开的时候,夏寻始终镇定自若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的红晕。
像是春日桃花的色彩,艳丽又纯洁,互相矛盾的极致美丽。
宴景城痴迷的伸手摸了摸眼前这张美得过分的脸,回过神来的时候,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
转移话题道。
“那些人我已经全都派人给抓住了。”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不用担心。”
“放宽心好好养伤。”
低沉的嗓音里透着极致的温柔,又带着几分从前没有的甜蜜与腻歪。
夏寻垂下眼眸,轻轻的应了一声。
她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或许是心态转变的缘故,明明只是一些再平常不过的话语,却让她忍不住脸红心跳。
到她很快又想起了什么,猛的抬起头来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皱着眉头开口。
“我没什么事。”
“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别再待在这艘游轮上了。”
语气里透着些许的担忧。
夏寻可没忘记眼前的男人还有深海恐惧症,继续待在游轮上,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一种折磨。
宴景城却像是看穿的她心中所想,宽慰的笑了笑。
“回去的事情不着急。”
“等你的身体好些了再说这些。”
夏寻不赞同的抿了抿唇角,还想要继续争辩的时候,就被面前的男人强势而又温柔的按进了被子里。
“别说话了,先好好休息吧。”
“你的身体状况,还是要有医生说了算。”
保健室的距离
“不是你觉得没事,就没事了的。”
宴景城说到最后,表情有些严肃。
夏寻无奈,只能妥协,然后闭上了眼睛。
或许真的是身体太虚弱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只不过在迷迷糊糊间,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宴景城现在恢复记忆了吗?
如果没有,那他们现在在一起,等到对方恢复记忆以后,是否又会有什么变数?
而她……
夏寻强撑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一个答案来,最后还是彻底进入了梦乡。
之后的几天,夏寻都待在房间里休息。
等到身体上的皮外伤有恢复的七七八八的时候,终于能出门走走了。
她来到了外边的甲板上,吹着凉凉的海风,心情变得更愉悦了几分。
之前落水事件所带来的影响,也已经在这艘游轮上渐渐淡去,这艘梅利号,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与热闹。
“夏小姐,你的身体还好吗?”
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
夏寻表情一顿,扭头看去,就对上了一张俊朗的脸。
她微微皱眉。
刚刚如果没听错的话,这个人是叫她“夏小姐”吧?
所以,是调查过她了?
夏寻意识到这一点,心里忍不住有些反感,脸上却不动声色,淡淡的回了句。
“原来是傅先生啊。”
“谢谢关心,我的身体很好。”
“我还有些事情,就不继续打扰傅先生了。”
她丢下这番话后,就想转身离开。
她原本还只是怀疑这人之前过分的热情,是有什么目的,现在是百分百确定这家伙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了。
不然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去调查她?
夏寻眼里闪过了一抹寒光。
傅文庭却立刻拦住了她的去路,担忧道。
“夏小姐,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让直升飞机来接你回国内去养病。”
“毕竟游轮上的医生也只能做一些应急处理。”
“继续待在这里的话,对你的恢复恐怕不利。”
字里行间透着满满的关怀。
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并没有在现场。
得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夏寻就已经被游轮上的医生带走了。
而医疗室那边,被宴景城的人团团围住,根本无法靠近,他只能干着急。
只要一想到夏寻可能是他要找的人,又出现了这样的意外,就恨不得冲进医疗室,亲眼确定看看夏寻现在的状况如何。
现在好不容易遇见人,又哪里肯轻易离开?
夏寻见他这副模样,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笑容不变,可拒绝的话语却说的无比的果断。
“谢谢傅先生。”
“我觉得我自己恢复的不错,不需要回国去治疗。”
“也不麻烦您了。”
她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又继续道。
“毕竟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已。”
“我也不值得您这样费心。”
世界上可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意。
傅文庭脸色微变,知道是自己表现的太热情,吓到了夏寻,心里有点懊恼。
可这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也让他根本没办法维持自己往常的理智与冷静。
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再度开口。
“不麻烦的。”
“我们虽然只有几面之缘……”
话还没说完,一个意味不明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在聊什么呢?”
接着高大的身影靠近,强势的搂住了夏寻的肩膀,幽深的目光落在傅文庭的身上。
宴景城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唇角。
“原来是傅总啊。”
“找我老婆有事吗?”
此言一出,不仅是傅文庭,夏寻本人都傻了,整张脸瞬间通红,克制不住的伸手掐了一把身旁的男人。
这家伙胡说八道什么呢?
具体来说,这家伙才刚刚告白,什么时候自己就成他老婆了?
夏寻又羞又恼,在感受到傅文庭那诧异的目光时,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得了!